新書 / new-books

《情熱書店》池田佑介

29 July 2021

【史上最偏心!書店店員推薦】
疫情對各行各業造成了巨大的衝擊,書業當然也不例外,我總是後知後覺,原來客人平常來逛書店,看似隨意逛逛,偶然地看到一本書到決定購買,這個行為,是書店近乎一半的營收來源。
得知這個事實後,我很訝異,我一直以為,在社群平台寫書介,或是把二手書上架社團,讓大家訂書、留書是書店主要的收入。即使疫情讓書店不得不走向多元的銷售方式,但是打造實體的購書環境的信心,也在此刻更加明確。

在這段期間,很開心可以讀完《情熱書店》的書稿。這本書訪談十家東京書店,作者池內佑介本身也是一位書店店員,透過他的觀察、與店主多次訪談與長時間書寫,這十間書店,呈現的都不只是單一的樣貌,而是蘊藏脈絡,將每一間書店面臨書業的挑戰,在不同階段的思考和調整,誠實地表述。沒有過大的夢想,也沒有過大的悲壯,對我而言,這本書於是更加珍貴。

最後,我們對「水中書店」店主今野敏的「做書架」理論與實作很有感,他對書店工作的思考非常透徹。請容我直接摘錄片段:

為「做書架」給出一個恰當的定義有點難。我暫時只能勉強把其意思形容為:「一個資深書店員充分發揮自己對書的知識,精選書、並把那些選好的書以自己認為恰當的方式與順序陳列在書架上,這整個過程被稱為『做書架』。」

現在大部分舊書店,銷售額當中網賣所占的比例不斷增長,而實體店裡賣書的比例越來越低。這種情況使得「做書架」在舊書行業上的重要性更加下降,久而久之實體店鋪作為與客人當面交易的場所失去作用,而只保持收書窗口的功能。

「一個了不起的書店員僅依靠自己的知識選書、排書。這樣打造出來的書架,上面的書可能走不出那個人的知識框架,我有點擔心自己的書店也會變成如此。」

與其說腦子裡有一套既堅實又很酷的「做書架」理論,不如說我一直在思考為了讓店裡每一個書區對客人更親切一點,更適當一點,而不斷攪拌書架上的書。

「作為一家舊書店,允許自己在選書和排書的過程中有小小的誤會,適當地犯錯很重要。」

我們通常都認為,由很厲害的書店員精心選書,店裡的每一本都是好書,不符合他標準的書則一本也不存在,這樣的書店就是好書店,但可見今野先生很明顯地對這種好書店的想像保持距離。書的選擇、組合、排列順序都有無限的可能,「做書架」裡根本不存在唯一的正確答案。


喜歡的話
可以點擊書封與梓書訂購:)
分享 share

你可能會喜歡 maybe you lik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