活動 / events

阿媽的女朋友:彩虹熟女的多彩青春

21 October 2020

「同志」、「同性戀」、「LGBT」概念的出現以前,同性情慾和同性關係早已存在人類群體許久,如一段悠長無語的史前時代。如今通過同性婚姻立法,同志族群已跨過重要的里程碑,但是我們仍需專注聆聽,才能夠讓世界的角落裡更細微或被遺忘的聲音浮現。很開心台灣終於有一本老年女同志的生命故事。

.

《阿媽的女朋友》歷經八年成書,老拉訪談計畫發起人「同」說,最困難的不是團體訪談、也不是書寫,而是找不到人願意受訪。我們可以想像,老年拉子早已習慣隱身人群,同時身為女人和同志兩種身分,在父權社會裡很可能成為多重弱勢。書中十七位阿媽,最年長的是1938年生,我們看見這群「穿褲仔」大部分都走入異性戀婚姻,雖是時代的縮影,但是阿媽們都不甘願活得蒼白。 團隊創作的眾多作品中,《阿媽的女朋友》在每篇受訪者的故事結束後,都放上該篇撰文/訪談者的自白,使得這本共同書寫的書別具意義。將不同世代的同志生命經驗,串成集體的故事。如果可以,建議讀者在看完阿媽的彩虹故事後,再花一些時間細看作者群共同書寫的導讀。老年女同志們成長於封閉保守的環境裡,總有感覺孤單的時候,但是透過導讀的深入分析,讓我們明白彼此都不是獨立的存在。

.

同,《阿媽的女朋友》採訪計畫發起人之一

書店舉辦的《阿媽的女朋友》新書發表會中,我聽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名詞 ───「老年入櫃」,源自於一個在年輕時勇於出櫃,積極投身各種社會運動的同志,當他邁入老年之後,因身體和行動的退化,逐漸無法自主生活,便住進了養護機構。機構裡的人和環境很保守,當日常生活起居和對外聯繫都需要依靠他人的時候,「老年入櫃」成為老年同志自保的方式。讓人心酸。這也是為什麼《阿媽的女朋友》成書的原因之一。

.

咯飛說,「我們去照護機構時,如果說年輕同志的故事,不太能引起阿公阿媽的共鳴,我們希望將老年同志的故事書寫成文本後,可以讓非同志的老年人更產生同理。他們有時候會因此想起,是啊,以前住在哪裡哪一帶,也有一對『鬥陣ê』。」同志+女性+老年的身份,是社會結構下多重弱勢的一方。但是《阿媽的女朋友》呈現每個生命際遇的不同,不悲情亦不訴苦,在述說自己追求同性和愛慾時,帥氣地讓人臉紅心跳。

.

咯飛,《阿媽的女朋友》採訪計畫發起人之一

喜歡的話
可以點擊書封與梓書訂購:)
分享 share

你可能會喜歡 maybe you like